关注嘉会健康

www.jiahui.com

嘉会国际医院

上海市徐汇区桂平路689号

没有手术机会?肝动脉灌注化疗(HAIC)为更多肝癌患者带来转机

发布时间:2021-12-28

近日,嘉会国际肿瘤中心肿瘤内科蒋京伟医生影像介入科杨积慧医生,在大外科主任李俊教授的大力支持以及影像科陈鹏主任的全程监督指导下,共同为一名原发性肝癌患者成功施行了肝动脉灌注化疗(HAIC, Hepatic Artery Infusion Chemotherapy)插管术。随后,由肿瘤中心李红梅护士长领衔的护理团队,跟进并顺利完成持续2天的经动脉灌注化疗输液。

据悉,该患者在2020年底初诊时已无手术切除机会,而后经多线治疗病情仍持续恶化。今年12月,经肿瘤内科朱秀轩教授门诊以及肿瘤中心多学科会诊(Tumor Board)团队讨论后,一致认可采用FOLFOX方案的HAIC治疗。目前患者已完成HAIC治疗,生命体征平稳,移除导管后顺利出院。

——————

一直以来,手术治疗是根治肝癌的主要手段。但肝癌起病隐匿,中国肝癌患者往往初诊时肿瘤体积较大,且伴有子灶,多数无法实施根治性切除。对于不可切除的中晚期肝癌,传统的经肝动脉灌注化疗栓塞术(TACE)仍为其主要的治疗手段之一。

近年来逐渐兴起了“基于FOLFOX方案的HAIC治疗“——该治疗方案曾在2017年发表于Chinese Journal of Cancer(《癌症》)期刊的II期临床研究[1]中初显成效。随后开展的III期临床研究试验结果,已于2021年10月14日在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临床肿瘤学杂志》)在线发表,显示了FOLFOX-HAIC治疗为初始不可切除的大肝癌患者(* 注:巴塞罗那临床肝癌分期A-B期;中国肝癌分期Ib-IIb期)提供了显著的生存获益。[2]

这项总共纳入了315例患者的随机、多中心、开放标签的III期临床试验显示:与传统的TACE相比,FOLFOX-HAIC能明显提高肿瘤的缩小概率,延长患者总生存,并且不良反应也更少。接受FOLFOX-HAIC治疗的患者中位生存时间延长至2年左右,约一半的患者肿瘤明显缩小,约1/4的患者肿瘤缩小后接受了根治性手术切除,从而有望完全治愈肝癌,达到长期生存。

2021年12月14日,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临床肿瘤学杂志》)在线发表了一项名为FOHAIC-1的研究,比较了FOLFOX-HAIC和索拉非尼分子靶向治疗在晚期肝细胞癌(HCC)上的效果。索拉非尼目前仍为不可手术切除的肝癌一线标准治疗。该研究共纳入262例以肝内病灶为主,肿瘤负荷大及合并门静脉主干癌栓的晚期肝癌患者。该III期临床试验显示:FOLFOX-HAIC在晚期肝细胞癌的治疗中,取得了明显优于索拉非尼的临床疗效和病人获益。提示对于肝内肿瘤负荷大的肝癌患者来说,使用FOLFOX-HAIC疗法可能是比索拉非尼更好的临床策略。[3]

肿瘤内科蒋京伟医生介绍,“肝动脉灌注化疗(HAIC)属于肝癌的介入治疗,具有微创、可重复性高、住院时间短的优点。与全身化疗相比,该技术明显提高了肝部肿瘤病灶中的药物浓度,减少化疗药物在其他器官的分布。可以快速有效缩小肿瘤,减少全身不良反应。对于不可切除的原发性肝癌患者,HAIC以姑息治疗、术前转化治疗为目的,可以缩小肿瘤,延长生存,甚至创造手术机会;HAIC也能作为原发性肝癌术后辅助治疗减低患者的高复发风险。”


——————


目前,FOLFOX-HAIC治疗已入选2020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肝癌诊疗指南[4]。

其实,HAIC的临床应用不仅仅局限于原发性肝癌。肝脏是多种肿瘤常见的转移部位,HAIC在结直肠癌、胃癌等恶性肿瘤肝转移治疗中的价值,也非常值得进一步探索和研究。

HAIC在技术层面并不复杂,近期不断改进的主要是化疗方案,现如今的FOLFOX方案如同“老酒新酿”一般,使HAIC“焕发新生“。同时,研究者们还在不断探索,试图将HAIC与免疫、靶向治疗相互组合,想要寻找出更优的治疗方案。可以预见的是,以HAIC为核心的治疗将在原发性和转移性肝癌患者的治疗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嘉会国际肿瘤中心也将继续采用全球同步的先进综合治疗手段,由多科室密切配合,通过联合多种方法的治疗(包括HAIC、靶向治疗、免疫治疗、化疗、放疗、介入、手术)帮助更多的癌症患者,给他们带来治疗新转机、治愈新机会,从而实现长期生存。

——————


关于HAIC治疗
适应症:多发或巨大的肝脏肿瘤
麻醉:局部麻醉
不良反应:较传统的静脉化疗比,胃肠道及脱发等全身不良反应小
住院天数:4天
治疗频率:每3-4周一次


*嘉会国际肿瘤中心HAIC治疗咨询与预约请拨打:021-5339 3128 / 400 868 3000





参考文献:
[1] He MK, Le Y, Li QJ, et al. Hepatic artery infusion chemotherapy using mFOLFOX versus transarterial chemoembolization for massive unresectable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 prospective non-randomized study. Chin J Cancer. 2017;36(1):83. Published 2017 Oct 23. doi:10.1186/s40880-017-0251-2
[2] Li QJ, He MK, Chen HW, et al. Hepatic Arterial Infusion of Oxaliplatin, Fluorouracil, and Leucovorin Versus Transarterial Chemoembolization for Large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 Randomized Phase III Trial [published online ahead of print, 2021 Oct 14]. J Clin Oncol. 2021;JCO2100608. doi:10.1200/JCO.21.00608
[3] Lyu N, Wang X, Li JB, et al. Arterial Chemotherapy of Oxaliplatin Plus Fluorouracil Versus Sorafenib in 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 Biomolecular Exploratory, Randomized, Phase III Trial (FOHAIC-1) [published online ahead of print, 2021 Dec 14]. J Clin Oncol. 2021; JCO2101963. doi: 10.1200/JCO.21.01963
[4]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指南工作委员会.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肝癌诊疗指南 (2020版)[M]. 北京:人民卫生医学出版社, 2020:59-60.

Copyright © 2017 by Jiahui,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 15019023号 |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4841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