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颈癌、前列腺癌一定和性生活有关?聊聊「两性健康」那些事儿

发布时间:2021-08-31

关于女性妇科和男性生殖器相关的疾病和健康问题,人们总是羞于面对,反而容易被忽视,存在诸多误区。其实,不管是夫妻、情侣还是性伴侣之间,性生活的安全与健康是重要的两性问题,生殖器官的健康问题需要大家更多的了解。


关于“女性杀手”宫颈癌,你有多少误解?


宫颈癌是妇科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根据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IARC)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宫颈癌的新发病例数达604,127例,死亡人数达314,831例,占女性癌症发病和死亡总数的6.5%和7.7% [1]。

HPV感染是宫颈癌发病的主要原因,而HPV感染途径主要是性行为传播——多个性伴侣,初次性生活年龄小于16岁,或性伴侣有阴茎癌是宫颈癌的高危因素[2]。

由此,不免会引出这样的疑问——患宫颈癌的女性,一定是因为性生活不检点吗?答案是否定的!! HPV除了通过性行为途径传播,还可以通过生殖器直接接触HPV污染物品传播,如污染的浴巾、衣物等。同时,有子宫颈上皮内病变和阴道癌的患者也会提高患宫颈癌的几率[3]。而且,即使只有单一性伴侣,有且仅有一次性行为,但凡有性器官接触,就存在被感染HPV的可能,因为你无法知晓你的性伴侣是否已经携带了HPV。所以,我们无权对罹患宫颈癌的女性朋友们指指点点,宫颈癌和性生活不检点并不能画上等号!

值得注意的是,接种HPV疫苗是预防宫颈癌的有效途径,免疫咨询委员会(The Advisory Committee on Immunization Practices,ACPI)建议13~26岁女性进行HPV疫苗接种[5]。HPV疫苗是通过激活机体免疫系统产生能识别和抵抗HPV病毒的记忆细胞,在HPV病毒入侵时能快速杀灭病毒,从而避免HPV感染。近日,Journal of 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发表了一项真实世界研究表明,HPV疫苗最高能降低86%的宫颈癌发生率[6]。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接种了HPV疫苗,仍建议定期行宫颈癌筛查;对于那些没有接种或错过最佳接种时期的女性朋友来说,宫颈癌筛查更为重要。防范于未然,才是女性朋友们自我保护最有力的方法哦。

那么,宫颈癌患者在经过手术治疗后,还可以有性生活吗?理论上,宫颈癌患者术后是可以有性生活的。有相关研究表明,大部分宫颈癌术后患者性高潮的能力没有受损,但是机体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化,比如阴道壁干燥、阴道缩短变紧等会引起性交痛,盆腔神经损伤可能会导致患者性功能障碍、性欲下降,在一定程度上会使患者对性生活失去信心。因此,建议宫颈癌术后患者尽量避免痛苦的性交行为,而从愉悦的性行为开始,比如刺激阴蒂等。


“威胁男性尊严”的前列腺癌,真的与性生活有关?



前列腺癌作为仅次于肺癌发病率的全球第二大男性肿瘤,威胁着“男性尊严”的同时也在威胁着中老年男性的生命健康[7],连南非前总统曼德拉与“股神”巴菲特都免不了遭其毒手。前列腺癌进展至晚期伴随出现的排尿困难、勃起障碍等症状,不仅给男性带来生理上的不适,也会让他们的心理备受打击和折磨。

前列腺癌,作为一种带有男性隐私色彩的器官肿瘤,不免让人会将它和“性生活”联系在一起。过去的观点认为,性生活过频或不良性行为,会导致前列腺反复充血,久而久之就会导致前列腺炎甚至是癌症的发生。但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对前列腺的研究更加深入,有研究显示,合理的性生活可以降低前列腺癌发生概率,相反,若精液长期得不到释放将会蓄积体内,浓缩、饱和后对前列腺上皮细胞有致癌作用[8]

然而,对于罹患前列腺癌的患者来说,则要尽量避免性行为。因为性交后尿道和膀胱颈部会剧烈收缩导致射精痛、血精和血尿;同时经过治疗后,患者可能会出现性功能障碍及尿失禁,这将会给前列腺癌患者带来性生活的不便。

那么,前列腺癌患者,会把致癌因素传染给另一半吗?答案是否定的!前列腺癌并不是性传播疾病,不能通过性行为传染给性伴侣[9] 。但是,前列腺癌与遗传相关,有前列腺癌家族史的人更容易得前列腺癌。


放心!你的抑郁与忧虑,有人在帮你



乳腺癌、宫颈癌等妇科肿瘤患者往往会担心自己失去了性的魅力,也会影响自己与伴侣的关系,常常会让女性患者陷入抑郁和自卑的情绪中。而前列腺癌术后可能会造成如性功能障碍、尿失禁和肠道副作用等后遗症,使得男性患者们产生不确定感和无助感。

带着对患者心理负担和精神压力的充分理解,嘉会国际肿瘤中心在为肿瘤患者制定治疗方案时,会和患者本人充分沟通,了解其诉求和顾虑,比如年轻的乳腺癌患者,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们会其制定保乳手术综合治疗方案,使得女性患者同时拥有“美与健康”。此外,我们还面向住院患者开设了有针对性的宣教活动,自今年8月起每周邀请不同科室、领域的医生和专业人士,从肿瘤中医调养、心理、营养、康复等角度提供多元的辅助支持和情感陪伴,希望能更好地帮助癌症患者朋友们改善情绪,提高其自尊水平,增加其治疗信心和依从性。

同时,我们也呼吁有更多、更强大的社会支持力量能与我们一起,加入到科学科普的行列中,增强对疾病的正确认识,避免对癌症患者群体的“污名化”,给予他们更多的包容、理解与爱。最后,鼓励患者朋友们要树立信心、正视疾病、科学治疗,不论是癌症患者还是健康人士都是平等而美丽的,期盼您与自己的身边人多多分享自己的感受。




参考文献:
[1] [J]CA: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Volume 71, Issue 3. 2021. PP 209-249
[2] 《妇产科学》第九版,人民卫生出版社
[3] 中华预防医学会妇女保健分会. 子宫颈癌综合防控指南.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7
[4] Lammerink EA, de Bock GH, Pras E, Reyners AK, Mourits MJ. Sexual functioning of cervical cancer survivors: a review with a female perspective. Maturitas. 2012 Aug;72(4):296-304. doi: 10.1016/j.maturitas.2012.05.006. Epub 2012 Jun 14. PMID: 22704291.
[5] McNamara M, Batur P, Walsh JME, Johnson KM. HPV Update: Vaccination, Screening, and Associated Disease. J Gen Intern Med. 2016 Nov;31(11):1360-1366. doi: 10.1007/s11606-016-3725-z. Epub 2016 May 16. PMID: 27184752; PMCID: PMC5071275.
[6] Kjaer SK, Dehlendorff C, Belmonte F, Baandrup L. Real-world Effectiveness of Human Papillomavirus Vaccination Against Cervical Cancer. J Natl Cancer Inst. 2021 Apr 20:djab080. doi: 10.1093/jnci/djab080. Epub ahead of print. PMID: 33876216.
[7] BRAY F,FERLAY J,SOERJOMATARAM I,et al. Global cancerstatistics 2018: GLOBOCAN estimates of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worldwide for 36 cancers in 185 countries[J]. CA Cancer J Clin,2018,68(6): 394-424.
[8] Rider JR, Wilson KM, Sinnott JA, Kelly RS, Mucci LA, Giovannucci EL. Ejaculation Frequency and Risk of Prostate Cancer: Updated Results with an Additional Decade of Follow-up. Eur Urol. 2016 Dec;70(6):974-982. doi: 10.1016/j.eururo.2016.03.027. Epub 2016 Mar 28. PMID: 27033442; PMCID: PMC5040619.
[9] https://www.medicalnewstoday.com/articles/313194#psychological-factors


Copyright © 2017 by Jiahui,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 15019023号 |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4841 号